逍河是个好人

别看文!
澄清这里的文不是目前水平
极力否认.jpg
看本人的文会对文学水平造成极大伤害
可我太懒了连动手删都不想干(。
过激凡厨

【叶莫/all莫/叶莫】断头文×3

都是腰斩
我恨手机排版

ooc
只写了,一半。
原著脑洞没能力补完了。


于0830停笔

“这人怎么得罪你了啊?”蓝河问,说完自己倒是愣了下。

这场景……有些眼熟啊。

“呵呵,不听话呗。”叶修一边笑着一边和莫凡过招,同时一条消息发到莫凡那里。

莫凡一看,愣住了,这是要竞技场单挑的意思?但何必多此一举在角色之间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发消息?

走啊!叶修又是一条消息。

莫凡忍不住了,也没费工夫打字直接语音问了:“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叶修还是打字。

莫凡这下摸不着头脑了,刚才和蓝溪阁的人说话好好的,这到了自己这儿就只打字私聊?说不过去。

在这样混战里,两人还是竞争关系,莫凡一不小心就想多了,下意识思考对方可能的阴谋。

叶修这边,苏沐橙在叶修的示意下帮着摘了耳机。苏沐橙围观了半天,对叶修的举动也是有些奇怪。苏沐橙何等人?倒是没什么顾忌,直截了当地问:“对面是莫凡,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叶修先打断莫凡一个结印,才腾出手来。莫凡也不比当初了,在职业圈也是摸爬滚打了两年,拿了两个冠军,一个挑战赛一个总冠军,各方面也都是提高了不少,加之叶修状态再怎么说也是有些下滑,虽说可以忽略不计但加上莫凡自身因素,此时对莫凡的攻击应付起来也没有当初轻松。

叶修腾出了手,也没急着答复苏沐橙,一个文字泡在角色头顶噗地升起来,周围瞬间一片骂声——可不是吗,文字泡一下子升起来,遮挡的可不止一两个人的视线,在这样人都杀红了眼的情况下当然引起众怒。反正也知此人已经听不见了,这帮玩家本就沉浸在意气用事中,顺口就骂。

这个硕大的文字泡鹤立鸡群,上书【听 不 见 请 私 聊】六个大字。

莫凡能听见周围骂声啊,在屏幕外翻个白眼,角色头顶幽幽飘起个中指。

“我俩在冷战啊,不能说话。”叶修这才回复苏沐橙,和莫凡角色头顶的中指同时。

苏沐橙无语,转回自己电脑前。虽说两人冷战是稀有事件,但苏沐橙也没兴趣打探恋人之间的事儿。

「你搞什么?!」莫凡发消息

「竞技场,房间号136520密码0501」叶修不废话,粘贴发送一气呵成。

莫凡没回复,收了招,等叶修。

叶修操纵角色摆摆手,率先回主城。

莫凡跟着,一路上或是私聊或是用普通攻击戳戳叶修,叶修省事儿,复制粘贴回私聊,小回复术回血,轻松应对。

这处战场离主城也不远,用不了多久莫凡和叶修就进了主城,直奔竞技场。

竞技场小,叶修开房间,只是用一个普通的二人大小的擂台。

角色站着,相对无言。

叶修起身,关门,戴上耳机。

莫凡喂喂两声,收到叶修回复,也是语音:“听得到,听得到。”

“你怎么回事?”

“冷战啊你忘了?”

“那现在怎么说话了?”

“准备做爱啊。”叶修回答得理直气壮

“我答应了吗?”

“为什么要等你答应?”

“凭什么你自己决定?”

“我们在冷战啊。”

又绕回去了。

莫凡砸键盘,对面又回:“所以我说我的你干你的为什么要你答应?”

莫凡越发生气。

那边叶修的声音已经不急不缓地传过来了。

fin

.

.


于0817停笔

在队宠莫凡从超市回来后兴欣的丢人表现存档


烟柱自高耸的烟囱中滚出来,升到天上,被雨云压着,不上不下地悬着,和周遭昏沉天色融为一体,寻不到踪迹。

莫凡收了伞,一手拎着湿嗒嗒的几个大塑料袋子,微耸着肩好使力气,一手拖着伞,也不卷好,一路甩着抖着水珠上楼。

刚迈进训练室,一帮人狼见肉一样嗷嗷叫着扑了上来。包子先扑上来去拎袋子,魏琛拖着叶修先看袋子里的东西,陈果上来拍拍莫凡帮着拿过伞转身回来抢袋子,剩下几个小年轻落在后面,苏沐橙好心叫方锐,就看见方锐一溜烟跑过来挤开一帮人先扑在莫凡身上。

莫凡被方锐扑得措手不及,退了几步把手里东西一扔,保持住平衡先去扒方锐。

其他人也懒得理会莫凡和方锐,把头埋在莫凡拎回来的东西里找自己想要的。

叶修刨出几盒烟捂严实了提防着魏琛,魏琛数数叶修怀里的盒,想想应该还有就趴回去接着翻,叶修轻快地吹声哨,扭头就见陈果盯着,呵呵赔笑两声脚底抹油溜回宿舍,不一会儿又出来极狗腿地帮陈果找东西。

莫凡扒开方锐挤开几个撅屁股找东西的,把手伸长了抓出个满满当当的袋子,远远地扔给苏沐橙,苏沐橙手忙脚乱终于是接住了,见得方锐又抓上莫凡想了想毫不客气地全收下了。

乔一帆被塞了满怀的饮料不知所措地站在那,皤然醒悟把饮料放在训练室角上去找自己点名要的新鼠标。罗辑和安文逸俩大学生规规矩矩,也悄咪咪盯着几个人手里的东西寻想要的。

这时候也没人管莫凡了,被方锐拖回宿舍跑都没处跑,听天由命似的瘫在床上任方锐殷勤地给自己拿换洗衣服。

距方锐荣获废物点心称号没多久,方锐本人对莫凡还是怀着些愧疚,同房也有段时间了解些莫凡的性子,生怕莫凡因为自己而输了比赛有伤心,几天里过得活像个莫凡男朋友。

就差扒了莫凡身上湿了的衣服换上了。

方锐拎着皱巴巴的干裤子弹出个脑袋:

“莫凡你脱裤子!”
“滚”
“脱吧不脱怎么换衣服?我妈说……”
“说个毛!”

难得莫凡说话,语气少有善的时候,方锐脾气也不好,裤子一扔正糊在莫凡脸上,不等莫凡扒下脸上的裤子已经跑出去抢苏沐橙那里的吃的了,一路嚷嚷着像只黄少天。

莫凡在床上瘫了会儿,坐起来,也溜出去觅食。

苏沐橙是个大好人,一大袋子零食给兴欣各位平均分了,从被翻剩下的袋子里又搜搜索索凑出大半袋子,在一众领过的队友艳羡的目光里给唐柔和陈果添了,抱着零食溜溜达达去了莫凡宿舍。

莫凡正从衣服里掏零食,铺了大片的零食回头发现苏沐橙抱着半袋子零食。

莫凡:……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还是非常需要关照的!

“谢谢。”莫凡冲着苏沐橙歪歪脑袋,苏沐橙从善如流坐下来和莫凡挑挑拣拣分一堆各式各样的零食。

叶修拖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转悠到莫凡门口,把脑袋探进去四下瞅瞅,招招手,和魏琛做贼一样溜进来。

莫凡会意,眼疾手快地从抽屉里拿出个打火机塞进兜里,收到苏沐橙暗戳戳的大拇哥好整以暇地端坐在床沿。

“莫凡你看你……不厚道!”

莫凡无动于衷。

“叶修你不行看我老魏的!”
“莫凡,乖,小朋友要……”

莫凡把脑袋转到魏琛那边。

“……小朋友不能抽烟,莫凡做得对!”
“得了吧你还小朋友害不害臊”
“想当年……”

fin

.

.

.


叶莫
abo设
于0103停笔

叶修刚刚出了机场,就看见在H市夏天的太阳底下依旧裹得严严实实的一队人。

而浑身散发着冷气的某个小忍者在这么一帮人里也算是个奇怪的。

世邀赛后,叶修在电竞总局谋了份活儿干。

这次被派来H市,顺便去一趟兴欣。

兴欣众人没包大巴车,分批打车来的,因为多了个叶修,来的时候单人坐车的莫凡有了个伴儿。

莫凡倒是没戴墨镜,只是戴个帽子,两只手插着兜,带个耳机,仿佛与世隔绝一样。

叶修本着关爱后辈的原则,和莫凡瞎扯起来。

“莫凡同志,最近磨合得怎么样啊”

“……”

“同学不要这么冷漠啊,好不容易哥回来一趟你就这么对我爱答不理的?”

“……”

“关爱一下老年人,看我这么自言自语像个傻子一样你忍心吗”

“……”

“诶我说,打副本的时候输出排行……”

“闭嘴”

叶修乖乖闭了嘴,靠在出租车座椅靠背上,转头冲着窗外点了根烟叼上。

Omega过多抽烟对身体不好,莫凡觉得关爱Omega是Alpha的职责,所以莫凡在思考之后还是从叶修手里捞走了烟。

“诶!莫凡你干什么!”

“不让。”

叶修无奈地收回了手,Alpha力量上的技能点显然要高出Omega太多,莫凡个头小是小,但莫凡好歹是个Alpha,至少是能轻松制住叶修的。

莫凡满意地扔了烟,坐在叶修旁边继续充当布景。

叶修无聊得不行,烟也被禁了,坐在晃荡着的车上迷迷糊糊的。

莫凡早在叶修闭眼的时候就摘了耳机,定定地看着叶修出神。

叶修去了电竞总局工作之后事儿多了,世邀赛瘦下去的量不仅没长回来,还瘦了挺多,整个人都精神了点。

而且更帅了。

莫凡想。

每次想起来莫凡都还是会恍惚,从某次拾荒的时候遇见君莫笑,到俩人一起被追杀,再到自己被君莫笑追杀,最后去了兴欣,甚至和君莫笑,哦是叶修谈恋爱了。

此后,自己被叶修罩着,被叶修带着,打到职业联盟,拿了个总冠军回来。

再后来叶修突然就说要走,跑去和别人一起拿了世界冠军,之后两个人再也没在现实见一面。

莫凡看着叶修靠在靠背上,闭着眼,碎发被车窗外吹进来的热风撩得一跳一跳的,想着君莫笑的装备,叶修叼着烟下楼接他,叶修笑得欠揍地说他不行,叶修被他压在身下难耐诱人的样子,叶修半夜给他讲打法讲规则,叶修主动丢了烟来吻他……

莫凡倾身在叶修脸上亲了一口。

“快到了。”

司机出声提醒。

“别停,随便走。”

莫凡看叶修没有要醒的样子,和师傅说。

叶修迷迷糊糊听见莫凡说了句

睡吧。

滚蛋吧。

谁要睡啊。

我还没看够你呢。

叶修醒来的时候,太阳正掉在楼房的顶上。

“诶莫凡,我睡了多久啊”

“一下午”

莫凡还是叶修睡着时的动作,一动没动。

“让你睡会儿”

“一直在开。”

莫凡说。

晃了晃手机,上面是聊天界面。

毁人不倦:你们回

毁人不倦:叶修在睡

叶修噗嗤笑出声:“喂喂,我现在睡了晚上怎么睡阿,哥又不是小女生,照顾我干什么,把我叫醒直接回去就行了啊”

“你累,要睡。”

莫凡摘了一边的耳机,转头一脸认真地看着叶修。

“阿好吧好吧,知道你为我好行了吧,那你说,我现在睡了我晚上怎么睡啊”

叶修笑着问莫凡。

莫凡沉默。

……

俩人回到上林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叶修和莫凡一屋,原本睡单人的魏琛被迫和方锐凑活一晚上。

叶修叼着烟,笑得开怀。

fin

.

.

.

三脚急刹差点儿撞墙上

十分不厚道地

灵车漂移

莫凡生日快乐!

【叶莫】春困秋乏夏打盹儿①

※ooc天坑
#原著向
#催眠功效
#闭眼打字

即使是兴欣这一帮人,作息规律了半个赛季也熬不住夜。

叶修从电脑间的缝隙看到莫凡那边。莫凡支着脑袋,领口难得拉下来,开到半胸,露出里面黑色卫衣。手指绞在一起,做着没章法的手操,盯着电脑屏幕,心不在焉。

莫凡眼皮颤了颤,昏昏沉沉就要合上,一个激灵又立起来盯着电脑。

叶修半晌再看一眼,莫凡的脑袋已经滑到桌子上,剩下一只手还撑着几分钟前的脑袋。

叶修四下张望:训练室人不多,又是后半夜,苏沐橙嗑瓜子的声音有一下没一下,估计也是迷迷糊糊,乔一帆抱了罐可乐提神,再没精力能关注其他,唐柔去了训练室外,电脑倒是还开着,魏琛早转到网吧吞云吐雾。

于是叶修脱了大衣,特意闻闻,没什么奇怪气味,才做贼似的绕过苏沐橙,把大衣轻轻披在莫凡身上。

莫凡迷迷糊糊,念叨着自己没睡。

叶修坐回去,想了想又溜过去,把莫凡推醒了。

莫凡睁眼,叶修让他看时间,伸手要去拉他起来。

莫凡连忙躲了,挥挥手示意不必。

叶修自然地收了手,让莫凡早些休息。

莫凡起身,身上挂着叶修的大衣,大抵是夜里寒气重,莫凡紧了紧大衣裹着自己,脚步虚浮地晃了出去。

叶修顺手帮忙把两人电脑关了,一嗓子喊醒一屋子的人,几个人陆陆续续关了机,各自回去休息。

叶修站在莫凡宿舍门口半晌,有心进去,没胆敲门。

莫凡开门就见门旁倚了个人,手里拎着要还对方的大衣不知如何是好。叶修立马清醒,抓抓脑袋:“……我忘带钥匙了。”

急中生智。

因祸得福。

莫凡屋里暂没住别人,叶修住进来还有张新床收拾得可好。莫凡摸摸鼻子,打声招呼自己翻身就睡。

叶修心猿意马,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听着莫凡浅浅的呼吸煎熬至极。

……

莫凡神清气爽起了床,展展身子,起身去卫生间。

叶修坐在床上,半眯着眼,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磕着床头,无精打采。

莫凡拾掇好自己,一只脚迈出了门,才想起自己宿舍里还有个人。

扭头看见对方还半梦半醒,索性没理会,下了楼。

叶修咚地倒在床上,睡得死沉。

叶修是被莫凡揪起来的。

揪起来,上下眼皮任再努力也拔不开,索性迷糊着闭着,摇摇晃晃顺着本能朝着热源倒去。

热源莫凡面无表情地把叶修推回冰凉凉的墙上。

莫凡敲敲床板扶着叶修起身,用叶修的胳膊圈着自己肩膀,一步三拖把叶修拖进洗手间。

冰冷的水胡乱地拍打着叶修的脸。

叶修醒了。

莫凡擦擦湿着的双手,从池子上的镜子里看叶修:“醒了?”

叶修眨眨眼:“醒了。”

叶修顺着困劲儿抓住莫凡半湿的手,拉到自己怀里,松松挂在莫凡身上。

毛巾掉在地上,被莫凡的脚勾到叶修脚边。

叶修把下巴放在莫凡肩膀上,扒拉着莫凡让自己不至于掉下去,带着些鼻音:“走不动……”

莫凡揉揉鼻子,鄙视:“哼唧什么。”

叶修不理会,在醒和睡之间挣扎。

莫凡长出口气,蓄些力气,掰开叶修的胳膊任叶修自由落体。

叶修屁股着地,长手长脚没来得及伸开,脚扭在地上,看上去清醒又精神。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叶修坐在床上,揉着脚腕,盯着莫凡的床发呆。

被子并不整齐,睡过的痕迹很是明显,似乎刻意归拢了,但里面却掖着看得出的乱。

叶修向后仰,半躺着,闭目养神。

微微的凉意从窗户渗进来,叶修扯扯被子,浅浅打个呼噜。

莫凡拿着红花油推开门。

叶修睡得昏沉,被莫凡冰着的手抓住脚踝,翻个身,把被子裹在身上。

想把人冻醒的莫凡:“……嘿。”

“叶修——!”

叶修纹丝不动。

莫凡没什么办法,红花油扔在桌子上,自己也坐在床上,靠着堆起来的被子玩玩手机。

被子榻下去,莫凡打个哈欠,赶紧蹦起来四下溜达,好让自己清醒些。

莫凡搬了个板凳,坐在叶修床前,拉过叶修的脚,把红花油直接磕上去。

莫凡尽量粗暴地揉开药水,叶修的脚在莫凡手里乱摆,被用力制住,压在床上,被生硬的动作带着活动。

上完药,折腾了半天,叶修还是没醒,莫凡就躺在床上,瞎想。

从上次比赛没上场,想到训练输了几次赢了几次,赢得侥幸输得可惜,熬夜看自己的比赛看到失神,想起来冲动连夜飞来兴欣,大半夜的去砸门,于是想到自己最憋屈的被当成众矢之的四处追杀,顺理想到莫名其妙的君莫笑去抢劫。

猛然惊觉是多久以前的事,回头看缩在被子里的叶修,有些困。

叶修睁眼,莫凡报时,准备好的午饭直接端到叶修面前。

叶修嘴快:“泡久了?方便面凉点的水泡出来不容易沱还有口感。”
叶修伸手要去接,莫凡眼疾手快收回去,头也不回。

叶修:????

“诶不,别!莫凡你等等,我随口,随口,瞎说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莫凡空着手从厕所出来。

叶修讪讪收了手。

莫凡从桌子上拿了另一桶,给叶修。

叶修受宠若惊。

—tbc—

凡哥生日快乐!!!

【all莫】关于莫凡同志的一些日常生活⑦

(我诈尸
(ooc致歉
是树,老梗重提

[送男朋友礼物

最佳:
那就带他去一个对两人都有纪念意义的地方好了!]

莫凡盯着问题下的回答沉思。

半晌拉开一旁的抽屉,取了张小号登上荣耀。

……

莫凡挂着浓重的黑眼圈扒拉早饭。

黄少天给莫凡倒了杯水,放在莫凡面前。
“莫凡你又熬夜?我把你带出来的时候是不是说过不能熬夜?好吧其实我昨天也熬了会儿但你昨晚是干什么了一晚上就能熬出来这么深的黑眼圈??你学化妆吗?黑眼圈可不好出像我之前想要表现下自己训练认真大晚上的不睡觉第二天屁事儿没有还被骂了一顿……算了算了你干什么我管不到但……”

莫凡猛地站起来,揪着黄少天的领子把对方的脑袋拽下来,单手捂住对方的嘴生硬地截住后半段话。

黄少天呜呜地抗议。

莫凡尽力凑到黄少天耳边:“我带你去个地方。”

黄少天顺着莫凡松开的手张了嘴,莫凡眼疾手快再次抬手压住黄少天的嘴。

黄少天嘴快,没收住闭嘴的力道,不轻不重咬在莫凡手心。

莫凡僵着,愣怔半晌,移开手在黄少天衣服上蹭蹭:“……好恶心。”

莫凡揉乱了头发,尽可能让发丝遮住耳尖。

……

两人并排坐在电脑前,莫凡操纵角色带路。

黄少天一边跟着,一边分神偷着去看莫凡。

莫凡正好回头,黄少天一惊,角色撞在莫凡角色背上。

莫凡指指屏幕,示意黄少天看。

那是一棵十分眼熟的树。

“记得吗?”

“我找到了。”

“感动吗?”

“……真是难为你找地图原型了。”

(是一刷的脑洞来着……后来入圈惊觉是个烂梗(……看着有十分大的玩梗过度嫌疑?(不是本意orz

(前面粉红影响心情抱歉

【关莫关】共栖①

突然诈尸
ooc的大坑。
这才一千六多orz
集关榕飞&莫凡的生贺为一体的!!!

——————————

“这件银装,要几个百人本出的橙装。”

“爆率不高,收的话不太好办。”

关榕飞把训练室的门拉开条缝,探进个脑袋,不管不顾撂下两句话递进来张纸,关上门又钻回开发部。

——这是事情的开始。

目前,几个人对着上林苑巨幕上的武器资料面面相觑。

魏琛受不了凝重的气氛,小心翼翼:“做防具需要武器吗?”

“需要啊,你看这个武器的属性是可以……”关榕飞接话。

“好了好了,都闭嘴。”陈果敲敲桌子,“现在——市面上所有的这个东西——”

“是武器。”

“——武器,都被收走了。但它是副本隐藏的隐藏boss爆的,就这个爆率……”陈果低头开始算。

“用不着。”莫凡抬头,“想要,我爆。”

“绝对不行!”陈果拍桌子壮势,“你是职业选手知不知道?拾荒对你的影响有多不好你现在还不清楚吗?”

莫凡连忙摆摆手,低头缩回自己的电脑前。

讨论半天,还是决定碰运气。伍晨接了刷本的任务,在电脑前干嚎着四处拉人。

关榕飞等不及啊,生怕灵感丢了,隔几分钟就火急火燎跑到公会那边又问又催。

是个难本,伍晨正卡着进度过不去,一嗓子把关榕飞吼出去,门一锁头一闷,接着卡进度。

……

关榕飞站在莫凡对面,搓搓手。

莫凡等着。

关榕飞:“那个…我给你小号你能不能……帮我打下下午那个橙装?”

莫凡伸手。

关榕飞:????
“什么?”

“卡。”言简意赅。

关榕飞反应过来,一溜烟儿跑出去,不一会儿回来拿了一打卡。

“都是满级忍者号你随便用!快要掉马立马换!”

莫凡点点头,转回电脑前插卡登陆。

苏沐橙探头看看,回头对关榕飞致以一笑,没多管又回去摆弄电脑。

关榕飞猛地一拍脑袋,又跑出去。

第二天早上,技术部的门被莫凡敲得哐哐响。

关榕飞顶着黑眼圈,开门。

莫凡左手一张卡,右手一叠卡,郑重交到关榕飞手上。
指指单独的一张卡:“在里面。”

关榕飞瞬间清醒,收好那一张卡,狠狠抱把莫凡,倒进小屋先登陆游戏。

莫凡被抱得七荤八素,也没问能不能进,抬脚一边找落脚处一边靠近关榕飞。

关榕飞打开角色背包,满满的橙光让关榕飞整个人都精神焕发。

“我操!!!你是怎么打出来的!这么多!这么多啊!!!”

关榕飞单手摇莫凡,摇了半天好像觉得不够,拽到跟前在莫凡脸上狠狠亲一口。

莫凡火还没来得及气,就被关榕飞下一巴掌拍到桌子上。

“太感谢了!”

“我额外给你研究个银装!说吧要什么!”

“随便提!!”

莫凡摆摆手,示意不用。

关榕飞也没理会,抓过一张纸涂涂画画。

莫凡看了半晌,没看懂,就趴在关榕飞椅背上闭目养神。

“好嘞!”关榕飞猛地跳起来,莫凡惊醒差点摔在地上。

关榕飞倏地安静下来,左左右右挪了好几个号,把装备材料都挤在一个背包里,灿烂的光影效果晃得人眼花。

莫凡眼睛都直了,下意识开始换算市场价。

关榕飞小心装着,莫凡也识趣回头没看,左等右等等不出结果,便又小心翼翼绕过障碍出去。

……

回来时莫凡手里拎了两份早餐,找个空桌子放好,拍拍关榕飞肩膀算作招呼。

关榕飞停步,跟着莫凡,也没客气抓了就狼吞虎咽往嘴里填东西。

“说起来你是哪里弄来这么多的武器的?”

“原来的,收购的,新爆的。”莫凡咬口油条,“爆了一件。”

关榕飞点点头,风卷残云扫完吃的,又晃回去琢磨电脑。

莫凡想想自己也没什么必要待在这个屋子,没吭声又出去。

又退回来一只脚:“不睡?”

关榕飞摇摇头,没看莫凡,大拇指从侧面指着自己:“工作就是生命。”

……

莫凡醒来,下午三四点的阳光正巧穿过窗户投在莫凡身上。

莫凡甩甩头,把熬夜的困倦甩掉,伸个懒腰收拾准备去训练。

想想还是没忍住,半路折去了技术部。

关榕飞出门,正好碰上莫凡。

“我正要找你!这个,材料,你还有吗?”

莫凡接过关榕飞手里的纸,思索许久,摇摇头。

关榕飞叹口气,绕过莫凡要去找公会。

莫凡伸手拦住:“电脑。”

……

莫凡和关榕飞窝在远离兴欣一小网吧里汗流浃背。

莫凡正躲人等着脱战,兜里一票捞了三种材料,两种关榕飞要多各是三个。

关榕飞看得激动,连声催促。

等到终于脱战,关榕飞又指了个boss让莫凡去蹲。

……
打到半夜,关榕飞撑不住了,斜斜倚在莫凡肩膀,浅浅打着鼾。

莫凡揉揉眼睛,退出,招呼网管下机。

关榕飞靠着莫凡,睡得死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