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河是个好人

别看文!
澄清这里的文不是目前水平
极力否认.jpg
看本人的文会对文学水平造成极大伤害
可我太懒了连动手删都不想干(。
过激凡厨

【叶莫/all莫/叶莫】断头文×3

都是腰斩
我恨手机排版

ooc
只写了,一半。
原著脑洞没能力补完了。


于0830停笔

“这人怎么得罪你了啊?”蓝河问,说完自己倒是愣了下。

这场景……有些眼熟啊。

“呵呵,不听话呗。”叶修一边笑着一边和莫凡过招,同时一条消息发到莫凡那里。

莫凡一看,愣住了,这是要竞技场单挑的意思?但何必多此一举在角色之间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发消息?

走啊!叶修又是一条消息。

莫凡忍不住了,也没费工夫打字直接语音问了:“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叶修还是打字。

莫凡这下摸不着头脑了,刚才和蓝溪阁的人说话好好的,这到了自己这儿就只打字私聊?说不过去。

在这样混战里,两人还是竞争关系,莫凡一不小心就想多了,下意识思考对方可能的阴谋。

叶修这边,苏沐橙在叶修的示意下帮着摘了耳机。苏沐橙围观了半天,对叶修的举动也是有些奇怪。苏沐橙何等人?倒是没什么顾忌,直截了当地问:“对面是莫凡,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叶修先打断莫凡一个结印,才腾出手来。莫凡也不比当初了,在职业圈也是摸爬滚打了两年,拿了两个冠军,一个挑战赛一个总冠军,各方面也都是提高了不少,加之叶修状态再怎么说也是有些下滑,虽说可以忽略不计但加上莫凡自身因素,此时对莫凡的攻击应付起来也没有当初轻松。

叶修腾出了手,也没急着答复苏沐橙,一个文字泡在角色头顶噗地升起来,周围瞬间一片骂声——可不是吗,文字泡一下子升起来,遮挡的可不止一两个人的视线,在这样人都杀红了眼的情况下当然引起众怒。反正也知此人已经听不见了,这帮玩家本就沉浸在意气用事中,顺口就骂。

这个硕大的文字泡鹤立鸡群,上书【听 不 见 请 私 聊】六个大字。

莫凡能听见周围骂声啊,在屏幕外翻个白眼,角色头顶幽幽飘起个中指。

“我俩在冷战啊,不能说话。”叶修这才回复苏沐橙,和莫凡角色头顶的中指同时。

苏沐橙无语,转回自己电脑前。虽说两人冷战是稀有事件,但苏沐橙也没兴趣打探恋人之间的事儿。

「你搞什么?!」莫凡发消息

「竞技场,房间号136520密码0501」叶修不废话,粘贴发送一气呵成。

莫凡没回复,收了招,等叶修。

叶修操纵角色摆摆手,率先回主城。

莫凡跟着,一路上或是私聊或是用普通攻击戳戳叶修,叶修省事儿,复制粘贴回私聊,小回复术回血,轻松应对。

这处战场离主城也不远,用不了多久莫凡和叶修就进了主城,直奔竞技场。

竞技场小,叶修开房间,只是用一个普通的二人大小的擂台。

角色站着,相对无言。

叶修起身,关门,戴上耳机。

莫凡喂喂两声,收到叶修回复,也是语音:“听得到,听得到。”

“你怎么回事?”

“冷战啊你忘了?”

“那现在怎么说话了?”

“准备做爱啊。”叶修回答得理直气壮

“我答应了吗?”

“为什么要等你答应?”

“凭什么你自己决定?”

“我们在冷战啊。”

又绕回去了。

莫凡砸键盘,对面又回:“所以我说我的你干你的为什么要你答应?”

莫凡越发生气。

那边叶修的声音已经不急不缓地传过来了。

fin

.

.


于0817停笔

在队宠莫凡从超市回来后兴欣的丢人表现存档


烟柱自高耸的烟囱中滚出来,升到天上,被雨云压着,不上不下地悬着,和周遭昏沉天色融为一体,寻不到踪迹。

莫凡收了伞,一手拎着湿嗒嗒的几个大塑料袋子,微耸着肩好使力气,一手拖着伞,也不卷好,一路甩着抖着水珠上楼。

刚迈进训练室,一帮人狼见肉一样嗷嗷叫着扑了上来。包子先扑上来去拎袋子,魏琛拖着叶修先看袋子里的东西,陈果上来拍拍莫凡帮着拿过伞转身回来抢袋子,剩下几个小年轻落在后面,苏沐橙好心叫方锐,就看见方锐一溜烟跑过来挤开一帮人先扑在莫凡身上。

莫凡被方锐扑得措手不及,退了几步把手里东西一扔,保持住平衡先去扒方锐。

其他人也懒得理会莫凡和方锐,把头埋在莫凡拎回来的东西里找自己想要的。

叶修刨出几盒烟捂严实了提防着魏琛,魏琛数数叶修怀里的盒,想想应该还有就趴回去接着翻,叶修轻快地吹声哨,扭头就见陈果盯着,呵呵赔笑两声脚底抹油溜回宿舍,不一会儿又出来极狗腿地帮陈果找东西。

莫凡扒开方锐挤开几个撅屁股找东西的,把手伸长了抓出个满满当当的袋子,远远地扔给苏沐橙,苏沐橙手忙脚乱终于是接住了,见得方锐又抓上莫凡想了想毫不客气地全收下了。

乔一帆被塞了满怀的饮料不知所措地站在那,皤然醒悟把饮料放在训练室角上去找自己点名要的新鼠标。罗辑和安文逸俩大学生规规矩矩,也悄咪咪盯着几个人手里的东西寻想要的。

这时候也没人管莫凡了,被方锐拖回宿舍跑都没处跑,听天由命似的瘫在床上任方锐殷勤地给自己拿换洗衣服。

距方锐荣获废物点心称号没多久,方锐本人对莫凡还是怀着些愧疚,同房也有段时间了解些莫凡的性子,生怕莫凡因为自己而输了比赛有伤心,几天里过得活像个莫凡男朋友。

就差扒了莫凡身上湿了的衣服换上了。

方锐拎着皱巴巴的干裤子弹出个脑袋:

“莫凡你脱裤子!”
“滚”
“脱吧不脱怎么换衣服?我妈说……”
“说个毛!”

难得莫凡说话,语气少有善的时候,方锐脾气也不好,裤子一扔正糊在莫凡脸上,不等莫凡扒下脸上的裤子已经跑出去抢苏沐橙那里的吃的了,一路嚷嚷着像只黄少天。

莫凡在床上瘫了会儿,坐起来,也溜出去觅食。

苏沐橙是个大好人,一大袋子零食给兴欣各位平均分了,从被翻剩下的袋子里又搜搜索索凑出大半袋子,在一众领过的队友艳羡的目光里给唐柔和陈果添了,抱着零食溜溜达达去了莫凡宿舍。

莫凡正从衣服里掏零食,铺了大片的零食回头发现苏沐橙抱着半袋子零食。

莫凡:……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还是非常需要关照的!

“谢谢。”莫凡冲着苏沐橙歪歪脑袋,苏沐橙从善如流坐下来和莫凡挑挑拣拣分一堆各式各样的零食。

叶修拖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转悠到莫凡门口,把脑袋探进去四下瞅瞅,招招手,和魏琛做贼一样溜进来。

莫凡会意,眼疾手快地从抽屉里拿出个打火机塞进兜里,收到苏沐橙暗戳戳的大拇哥好整以暇地端坐在床沿。

“莫凡你看你……不厚道!”

莫凡无动于衷。

“叶修你不行看我老魏的!”
“莫凡,乖,小朋友要……”

莫凡把脑袋转到魏琛那边。

“……小朋友不能抽烟,莫凡做得对!”
“得了吧你还小朋友害不害臊”
“想当年……”

fin

.

.

.


叶莫
abo设
于0103停笔

叶修刚刚出了机场,就看见在H市夏天的太阳底下依旧裹得严严实实的一队人。

而浑身散发着冷气的某个小忍者在这么一帮人里也算是个奇怪的。

世邀赛后,叶修在电竞总局谋了份活儿干。

这次被派来H市,顺便去一趟兴欣。

兴欣众人没包大巴车,分批打车来的,因为多了个叶修,来的时候单人坐车的莫凡有了个伴儿。

莫凡倒是没戴墨镜,只是戴个帽子,两只手插着兜,带个耳机,仿佛与世隔绝一样。

叶修本着关爱后辈的原则,和莫凡瞎扯起来。

“莫凡同志,最近磨合得怎么样啊”

“……”

“同学不要这么冷漠啊,好不容易哥回来一趟你就这么对我爱答不理的?”

“……”

“关爱一下老年人,看我这么自言自语像个傻子一样你忍心吗”

“……”

“诶我说,打副本的时候输出排行……”

“闭嘴”

叶修乖乖闭了嘴,靠在出租车座椅靠背上,转头冲着窗外点了根烟叼上。

Omega过多抽烟对身体不好,莫凡觉得关爱Omega是Alpha的职责,所以莫凡在思考之后还是从叶修手里捞走了烟。

“诶!莫凡你干什么!”

“不让。”

叶修无奈地收回了手,Alpha力量上的技能点显然要高出Omega太多,莫凡个头小是小,但莫凡好歹是个Alpha,至少是能轻松制住叶修的。

莫凡满意地扔了烟,坐在叶修旁边继续充当布景。

叶修无聊得不行,烟也被禁了,坐在晃荡着的车上迷迷糊糊的。

莫凡早在叶修闭眼的时候就摘了耳机,定定地看着叶修出神。

叶修去了电竞总局工作之后事儿多了,世邀赛瘦下去的量不仅没长回来,还瘦了挺多,整个人都精神了点。

而且更帅了。

莫凡想。

每次想起来莫凡都还是会恍惚,从某次拾荒的时候遇见君莫笑,到俩人一起被追杀,再到自己被君莫笑追杀,最后去了兴欣,甚至和君莫笑,哦是叶修谈恋爱了。

此后,自己被叶修罩着,被叶修带着,打到职业联盟,拿了个总冠军回来。

再后来叶修突然就说要走,跑去和别人一起拿了世界冠军,之后两个人再也没在现实见一面。

莫凡看着叶修靠在靠背上,闭着眼,碎发被车窗外吹进来的热风撩得一跳一跳的,想着君莫笑的装备,叶修叼着烟下楼接他,叶修笑得欠揍地说他不行,叶修被他压在身下难耐诱人的样子,叶修半夜给他讲打法讲规则,叶修主动丢了烟来吻他……

莫凡倾身在叶修脸上亲了一口。

“快到了。”

司机出声提醒。

“别停,随便走。”

莫凡看叶修没有要醒的样子,和师傅说。

叶修迷迷糊糊听见莫凡说了句

睡吧。

滚蛋吧。

谁要睡啊。

我还没看够你呢。

叶修醒来的时候,太阳正掉在楼房的顶上。

“诶莫凡,我睡了多久啊”

“一下午”

莫凡还是叶修睡着时的动作,一动没动。

“让你睡会儿”

“一直在开。”

莫凡说。

晃了晃手机,上面是聊天界面。

毁人不倦:你们回

毁人不倦:叶修在睡

叶修噗嗤笑出声:“喂喂,我现在睡了晚上怎么睡阿,哥又不是小女生,照顾我干什么,把我叫醒直接回去就行了啊”

“你累,要睡。”

莫凡摘了一边的耳机,转头一脸认真地看着叶修。

“阿好吧好吧,知道你为我好行了吧,那你说,我现在睡了我晚上怎么睡啊”

叶修笑着问莫凡。

莫凡沉默。

……

俩人回到上林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叶修和莫凡一屋,原本睡单人的魏琛被迫和方锐凑活一晚上。

叶修叼着烟,笑得开怀。

fin

.

.

.

三脚急刹差点儿撞墙上

十分不厚道地

灵车漂移

莫凡生日快乐!

【叶莫】春困秋乏夏打盹儿①

※ooc天坑
#原著向
#催眠功效
#闭眼打字

即使是兴欣这一帮人,作息规律了半个赛季也熬不住夜。

叶修从电脑间的缝隙看到莫凡那边。莫凡支着脑袋,领口难得拉下来,开到半胸,露出里面黑色卫衣。手指绞在一起,做着没章法的手操,盯着电脑屏幕,心不在焉。

莫凡眼皮颤了颤,昏昏沉沉就要合上,一个激灵又立起来盯着电脑。

叶修半晌再看一眼,莫凡的脑袋已经滑到桌子上,剩下一只手还撑着几分钟前的脑袋。

叶修四下张望:训练室人不多,又是后半夜,苏沐橙嗑瓜子的声音有一下没一下,估计也是迷迷糊糊,乔一帆抱了罐可乐提神,再没精力能关注其他,唐柔去了训练室外,电脑倒是还开着,魏琛早转到网吧吞云吐雾。

于是叶修脱了大衣,特意闻闻,没什么奇怪气味,才做贼似的绕过苏沐橙,把大衣轻轻披在莫凡身上。

莫凡迷迷糊糊,念叨着自己没睡。

叶修坐回去,想了想又溜过去,把莫凡推醒了。

莫凡睁眼,叶修让他看时间,伸手要去拉他起来。

莫凡连忙躲了,挥挥手示意不必。

叶修自然地收了手,让莫凡早些休息。

莫凡起身,身上挂着叶修的大衣,大抵是夜里寒气重,莫凡紧了紧大衣裹着自己,脚步虚浮地晃了出去。

叶修顺手帮忙把两人电脑关了,一嗓子喊醒一屋子的人,几个人陆陆续续关了机,各自回去休息。

叶修站在莫凡宿舍门口半晌,有心进去,没胆敲门。

莫凡开门就见门旁倚了个人,手里拎着要还对方的大衣不知如何是好。叶修立马清醒,抓抓脑袋:“……我忘带钥匙了。”

急中生智。

因祸得福。

莫凡屋里暂没住别人,叶修住进来还有张新床收拾得可好。莫凡摸摸鼻子,打声招呼自己翻身就睡。

叶修心猿意马,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听着莫凡浅浅的呼吸煎熬至极。

……

莫凡神清气爽起了床,展展身子,起身去卫生间。

叶修坐在床上,半眯着眼,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磕着床头,无精打采。

莫凡拾掇好自己,一只脚迈出了门,才想起自己宿舍里还有个人。

扭头看见对方还半梦半醒,索性没理会,下了楼。

叶修咚地倒在床上,睡得死沉。

叶修是被莫凡揪起来的。

揪起来,上下眼皮任再努力也拔不开,索性迷糊着闭着,摇摇晃晃顺着本能朝着热源倒去。

热源莫凡面无表情地把叶修推回冰凉凉的墙上。

莫凡敲敲床板扶着叶修起身,用叶修的胳膊圈着自己肩膀,一步三拖把叶修拖进洗手间。

冰冷的水胡乱地拍打着叶修的脸。

叶修醒了。

莫凡擦擦湿着的双手,从池子上的镜子里看叶修:“醒了?”

叶修眨眨眼:“醒了。”

叶修顺着困劲儿抓住莫凡半湿的手,拉到自己怀里,松松挂在莫凡身上。

毛巾掉在地上,被莫凡的脚勾到叶修脚边。

叶修把下巴放在莫凡肩膀上,扒拉着莫凡让自己不至于掉下去,带着些鼻音:“走不动……”

莫凡揉揉鼻子,鄙视:“哼唧什么。”

叶修不理会,在醒和睡之间挣扎。

莫凡长出口气,蓄些力气,掰开叶修的胳膊任叶修自由落体。

叶修屁股着地,长手长脚没来得及伸开,脚扭在地上,看上去清醒又精神。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叶修坐在床上,揉着脚腕,盯着莫凡的床发呆。

被子并不整齐,睡过的痕迹很是明显,似乎刻意归拢了,但里面却掖着看得出的乱。

叶修向后仰,半躺着,闭目养神。

微微的凉意从窗户渗进来,叶修扯扯被子,浅浅打个呼噜。

莫凡拿着红花油推开门。

叶修睡得昏沉,被莫凡冰着的手抓住脚踝,翻个身,把被子裹在身上。

想把人冻醒的莫凡:“……嘿。”

“叶修——!”

叶修纹丝不动。

莫凡没什么办法,红花油扔在桌子上,自己也坐在床上,靠着堆起来的被子玩玩手机。

被子榻下去,莫凡打个哈欠,赶紧蹦起来四下溜达,好让自己清醒些。

莫凡搬了个板凳,坐在叶修床前,拉过叶修的脚,把红花油直接磕上去。

莫凡尽量粗暴地揉开药水,叶修的脚在莫凡手里乱摆,被用力制住,压在床上,被生硬的动作带着活动。

上完药,折腾了半天,叶修还是没醒,莫凡就躺在床上,瞎想。

从上次比赛没上场,想到训练输了几次赢了几次,赢得侥幸输得可惜,熬夜看自己的比赛看到失神,想起来冲动连夜飞来兴欣,大半夜的去砸门,于是想到自己最憋屈的被当成众矢之的四处追杀,顺理想到莫名其妙的君莫笑去抢劫。

猛然惊觉是多久以前的事,回头看缩在被子里的叶修,有些困。

叶修睁眼,莫凡报时,准备好的午饭直接端到叶修面前。

叶修嘴快:“泡久了?方便面凉点的水泡出来不容易沱还有口感。”
叶修伸手要去接,莫凡眼疾手快收回去,头也不回。

叶修:????

“诶不,别!莫凡你等等,我随口,随口,瞎说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莫凡空着手从厕所出来。

叶修讪讪收了手。

莫凡从桌子上拿了另一桶,给叶修。

叶修受宠若惊。

—tbc—

凡哥生日快乐!!!

【all莫】关于莫凡同志的一些日常生活⑦

(我诈尸
(ooc致歉
是树,老梗重提

[送男朋友礼物

最佳:
那就带他去一个对两人都有纪念意义的地方好了!]

莫凡盯着问题下的回答沉思。

半晌拉开一旁的抽屉,取了张小号登上荣耀。

……

莫凡挂着浓重的黑眼圈扒拉早饭。

黄少天给莫凡倒了杯水,放在莫凡面前。
“莫凡你又熬夜?我把你带出来的时候是不是说过不能熬夜?好吧其实我昨天也熬了会儿但你昨晚是干什么了一晚上就能熬出来这么深的黑眼圈??你学化妆吗?黑眼圈可不好出像我之前想要表现下自己训练认真大晚上的不睡觉第二天屁事儿没有还被骂了一顿……算了算了你干什么我管不到但……”

莫凡猛地站起来,揪着黄少天的领子把对方的脑袋拽下来,单手捂住对方的嘴生硬地截住后半段话。

黄少天呜呜地抗议。

莫凡尽力凑到黄少天耳边:“我带你去个地方。”

黄少天顺着莫凡松开的手张了嘴,莫凡眼疾手快再次抬手压住黄少天的嘴。

黄少天嘴快,没收住闭嘴的力道,不轻不重咬在莫凡手心。

莫凡僵着,愣怔半晌,移开手在黄少天衣服上蹭蹭:“……好恶心。”

莫凡揉乱了头发,尽可能让发丝遮住耳尖。

……

两人并排坐在电脑前,莫凡操纵角色带路。

黄少天一边跟着,一边分神偷着去看莫凡。

莫凡正好回头,黄少天一惊,角色撞在莫凡角色背上。

莫凡指指屏幕,示意黄少天看。

那是一棵十分眼熟的树。

“记得吗?”

“我找到了。”

“感动吗?”

“……真是难为你找地图原型了。”

(是一刷的脑洞来着……后来入圈惊觉是个烂梗(……看着有十分大的玩梗过度嫌疑?(不是本意orz

(前面粉红影响心情抱歉

【关莫关】共栖①

突然诈尸
ooc的大坑。
这才一千六多orz
集关榕飞&莫凡的生贺为一体的!!!

——————————

“这件银装,要几个百人本出的橙装。”

“爆率不高,收的话不太好办。”

关榕飞把训练室的门拉开条缝,探进个脑袋,不管不顾撂下两句话递进来张纸,关上门又钻回开发部。

——这是事情的开始。

目前,几个人对着上林苑巨幕上的武器资料面面相觑。

魏琛受不了凝重的气氛,小心翼翼:“做防具需要武器吗?”

“需要啊,你看这个武器的属性是可以……”关榕飞接话。

“好了好了,都闭嘴。”陈果敲敲桌子,“现在——市面上所有的这个东西——”

“是武器。”

“——武器,都被收走了。但它是副本隐藏的隐藏boss爆的,就这个爆率……”陈果低头开始算。

“用不着。”莫凡抬头,“想要,我爆。”

“绝对不行!”陈果拍桌子壮势,“你是职业选手知不知道?拾荒对你的影响有多不好你现在还不清楚吗?”

莫凡连忙摆摆手,低头缩回自己的电脑前。

讨论半天,还是决定碰运气。伍晨接了刷本的任务,在电脑前干嚎着四处拉人。

关榕飞等不及啊,生怕灵感丢了,隔几分钟就火急火燎跑到公会那边又问又催。

是个难本,伍晨正卡着进度过不去,一嗓子把关榕飞吼出去,门一锁头一闷,接着卡进度。

……

关榕飞站在莫凡对面,搓搓手。

莫凡等着。

关榕飞:“那个…我给你小号你能不能……帮我打下下午那个橙装?”

莫凡伸手。

关榕飞:????
“什么?”

“卡。”言简意赅。

关榕飞反应过来,一溜烟儿跑出去,不一会儿回来拿了一打卡。

“都是满级忍者号你随便用!快要掉马立马换!”

莫凡点点头,转回电脑前插卡登陆。

苏沐橙探头看看,回头对关榕飞致以一笑,没多管又回去摆弄电脑。

关榕飞猛地一拍脑袋,又跑出去。

第二天早上,技术部的门被莫凡敲得哐哐响。

关榕飞顶着黑眼圈,开门。

莫凡左手一张卡,右手一叠卡,郑重交到关榕飞手上。
指指单独的一张卡:“在里面。”

关榕飞瞬间清醒,收好那一张卡,狠狠抱把莫凡,倒进小屋先登陆游戏。

莫凡被抱得七荤八素,也没问能不能进,抬脚一边找落脚处一边靠近关榕飞。

关榕飞打开角色背包,满满的橙光让关榕飞整个人都精神焕发。

“我操!!!你是怎么打出来的!这么多!这么多啊!!!”

关榕飞单手摇莫凡,摇了半天好像觉得不够,拽到跟前在莫凡脸上狠狠亲一口。

莫凡火还没来得及气,就被关榕飞下一巴掌拍到桌子上。

“太感谢了!”

“我额外给你研究个银装!说吧要什么!”

“随便提!!”

莫凡摆摆手,示意不用。

关榕飞也没理会,抓过一张纸涂涂画画。

莫凡看了半晌,没看懂,就趴在关榕飞椅背上闭目养神。

“好嘞!”关榕飞猛地跳起来,莫凡惊醒差点摔在地上。

关榕飞倏地安静下来,左左右右挪了好几个号,把装备材料都挤在一个背包里,灿烂的光影效果晃得人眼花。

莫凡眼睛都直了,下意识开始换算市场价。

关榕飞小心装着,莫凡也识趣回头没看,左等右等等不出结果,便又小心翼翼绕过障碍出去。

……

回来时莫凡手里拎了两份早餐,找个空桌子放好,拍拍关榕飞肩膀算作招呼。

关榕飞停步,跟着莫凡,也没客气抓了就狼吞虎咽往嘴里填东西。

“说起来你是哪里弄来这么多的武器的?”

“原来的,收购的,新爆的。”莫凡咬口油条,“爆了一件。”

关榕飞点点头,风卷残云扫完吃的,又晃回去琢磨电脑。

莫凡想想自己也没什么必要待在这个屋子,没吭声又出去。

又退回来一只脚:“不睡?”

关榕飞摇摇头,没看莫凡,大拇指从侧面指着自己:“工作就是生命。”

……

莫凡醒来,下午三四点的阳光正巧穿过窗户投在莫凡身上。

莫凡甩甩头,把熬夜的困倦甩掉,伸个懒腰收拾准备去训练。

想想还是没忍住,半路折去了技术部。

关榕飞出门,正好碰上莫凡。

“我正要找你!这个,材料,你还有吗?”

莫凡接过关榕飞手里的纸,思索许久,摇摇头。

关榕飞叹口气,绕过莫凡要去找公会。

莫凡伸手拦住:“电脑。”

……

莫凡和关榕飞窝在远离兴欣一小网吧里汗流浃背。

莫凡正躲人等着脱战,兜里一票捞了三种材料,两种关榕飞要多各是三个。

关榕飞看得激动,连声催促。

等到终于脱战,关榕飞又指了个boss让莫凡去蹲。

……
打到半夜,关榕飞撑不住了,斜斜倚在莫凡肩膀,浅浅打着鼾。

莫凡揉揉眼睛,退出,招呼网管下机。

关榕飞靠着莫凡,睡得死沉。

【all莫】关于莫凡同志的一些日常生活⑥

沙雕情话预警x仅供娱乐

叶修:我想骂一句最优美的脏话,我爱你

莫凡:?!

叶修:我都怀疑上天是故意派你来折磨我的心。

莫凡:蛤??

叶修:对你的情话我全都说在你呼吸过的空气里。

莫凡:歪?妖妖灵吗?

叶修:我的心像巧克力一样,被你溶在嘴里。

莫凡:叶修?

叶修: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惟独你是我情之所钟。

莫凡:我请你滚?

叶修:哇莫凡你不能这样!这是九零后的浪漫!

莫凡:……

莫凡:你看看QQ

叶修从善如流。

毁人不倦:
沵茬哪娿?莪問過輕颩,彵愮愮頭;莪問過皛囩,彵閉仩眼聙;仴煷禸咎哋呮茬液脃里蕗炪①噝媔嫆。沵茬哪里娿?莪恏想沵。

毁人不倦:
、想沵孒,想妑葰洧嬡慲慲哋,卒芣彶汸哋给沵,讓沵嫚嫚軆菋嬡哋稵菋,圉湢嘚潒個被寵溺哋陔ふ,楿信砽洧沵,僦砽孒整個迣鎅。

毁人不倦:
怼沵,莪巳經嘸條件投夅孒,沵僦簽芐嬡凊匼箹妑!

毁人不倦:
零零后的浪漫。

【黑遍全联盟】更年期问题

食用预警

ooc

#未完成作品未修改

#为迟到将近两个月的韩队生贺因为 忘了

#毫无逻辑

#并不准备继续写

1.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

霸图队长就是那个凶得一批的韩文清

现在是更年期

脾气特别暴躁。

比如说君莫笑被往死里打

又比如说拾荒被抓的毁人不倦差点被砍成废号

莫凡和叶修已经在密谋夜闯霸图了。

现在插播一条广告

毁人不倦:为什么追我!

大漠孤烟:我要急支橙装!

莫凡拍案而起,爆手速从复活点下线,从此再不敢惹霸图

2.

在韩文清终于冷静下来之后,大漠孤烟继续满世界找莫凡的各种小号。

详情请见若干退游的忍者和刺客

以及霸图响个不停的来自各个有忍者和刺客的战队的电话。

还有被顺手砍的兴欣公会成员。

QQ

毁人不倦:rnm@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只是想还你被我爆出来的东西

毁人不倦:【敲你妈!听见没敲里妈!.jpg】

3.

方锐都看不下去了

墙上已经被莫凡砸出来好几个坑了,不行,绝对不行,继续下去这楼迟早得塌。

“诶莫凡你别气了好不好?活像一个受了男朋友的委屈的小女……”

方锐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觉着自己还是比楼更重要。

嘤嘤嘤绝对不要多管闲事了!

4.

莫凡听了方锐的话觉得自己这样确实有伤风化,于是做了一些改变。

莫凡淡然接受了韩文清还回来的东西,然后半夜飞去霸图,在霸图的墙上涂涂画画。

“辣鸡韩文清!兴欣叶修留”

第二天韩文清起床,看着墙上扭吧的字沉思一会儿,给冯主席打了电话。

“主席我是韩文清,我觉得联盟需要加强一下各位的文化素养,嗯,对,书法老师很有必要”

5.

张新杰在认认真真看了墙上那些屎一样的字也沉思了一会儿,言之凿凿。

“肯定不是叶修!”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为什么啊”好奇宝宝张佳乐探着脑袋问。

“身高不对!”

张佳乐觉得自己毒害霸图的计划成功了一半。

“这个高度,可以肯定是一个一米七的人画的!”张新杰继续推眼镜。

老子一米七一!一!一厘米被你吃了??!!莫凡抄起账号卡就蹦起来要打人

张新杰呵呵一笑,莫凡就被保安摁在了地上。

张佳乐摸摸鼻子收回前言,后生可畏后生可畏,脏心杰不是盖的。

6.

“你是怎么知道的?”韩文清问张新杰。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张新杰把玩着手里毁人不倦的账号卡,“墙上有瓜子味。”

韩文清想了想,出去给张新杰买了一盒狗粮。

张新杰转手给黄少天寄过去,自己加了几个字,柯基专用。

然后张新杰愉快地屏蔽了黄少天。

6.

好了以上都是后话,这里说莫凡。

莫凡被兴欣保回去之后,在深得叶修真传的各位的言语攻击下反思了自己的过错并决定痛改前非。

但莫凡和霸图算是杠上了。

尤其是对韩文清。

韩文清也很委屈。

————————————————————————————

END

走心流派√

可能以后我的主页不会再有完整的东西了略XD

阉了!/溜

【乐莫】不曾奢望③

这里能看到评论者但看不到具体内容qwq真的特别谢谢喜欢!!!

命运又一次被拉出来顶了锅。

莫凡和同座的张佳乐在几千米高空相看两厌。

“那个……抱歉啊,上次说你身高。”

道歉驳回。莫凡面无表情地想。

张佳乐也不自讨没趣,拿了袋瓜子嘎嘣嘎嘣地吃。又给莫凡倒了些。

莫凡挑挑眉,拿了瓜子道:“水。扯平了。”

张佳乐:我从未见过如此xxxx之人。

张佳乐是真的没想到莫凡和他走的是同路。路灯下的两个身影一同向K市的gay吧。

张佳乐忍了一路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莫凡你是去?”

莫凡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张佳乐:“找人。”

张佳乐眼神越来越怪异:“前面是gay……”然后他看见莫凡推开了gay吧的大门。

张佳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莫凡!

莫凡贴心地帮张佳乐开着门,张佳乐甩甩头发,视死如归地跟上去。

莫凡是找认识的人来卖装备的,在兴欣待了几个月都没抛售过材料,手里屯了大堆的材料和装备。兴欣明令禁止拾荒,莫凡就用叶修给的号和叶修半夜蹲网吧拾荒。

叶修当然无所畏惧,和莫凡狼狈为奸坑害各大公会。

不过联赛开始,叶修就收了卡,把材料转到主号上就禁了莫凡的本职工作。

卖装备之类的事其实线上就可以办,但由于毁人不倦的特殊性,愿意作中介的只有一家,并要求真人交易。

因此莫凡才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工作室地址在gay吧的楼上。

莫凡面无表情地穿过人群,看着游刃有余地应付工作人员的张佳乐突然没由来地烦躁。

这边张佳乐见莫凡越走越远,赶紧跟上。

莫凡敲开工作室的门,张佳乐气喘吁吁地从楼梯上爬起来。

“你?”莫凡问。

张佳乐左右看看,指了指自己:“我?”

莫凡皱眉:“……你干什么。”

张佳乐噗地笑了:“我家住这儿。”

张佳乐拿出钥匙开了隔壁的门:“等会儿可以来找我。”

莫凡没想到什么拒绝的理由,点了点头进了工作室的门。

张佳乐关上门摇了摇脑袋。

每天在gay吧进进出出可能是被灌输了点奇怪的东西。张佳乐躺在床上,捂着眼睛想。对莫凡,有点太在意了吧。

……

莫凡敲门,散着头发的张佳乐给莫凡开了门。

莫凡盯着张佳乐的胸,又盯到喉结,再盯到裤裆,不确定地问:“张佳乐?”

张佳乐额头青筋一跳:“不是我是谁?没见过长头发男人?”

莫凡正色:“抱歉。”没见过住在gay吧楼顶的长头发男人。

张佳乐有心一拳捶前面的人脸上,捏着拳头让开路叫莫凡进门。

莫凡看着张佳乐粉红色的百花队服欲言又止。

“住在这里?”为什么?

张佳乐表示理解意思:“当时这里便宜,后来懒得换了。”

莫凡点头,心里依旧对张佳乐的性向持怀疑态度。

张佳乐:其实我也对自己的性向持怀疑态度。

【乐莫】不曾奢望②

前文点头像吧,主更这个√

又名,老乡之间的情谊(什么

莫凡在越来越不愿意与人交流后听觉,记忆和视力越来越好。

所以在叶修用大屏幕看张佳乐转会的新闻时,莫凡才能极快地想起是在哪里见到的这个人。

“张佳乐?”莫凡问叶修。

“是啊。”叶修奇怪莫凡为什么问。

莫凡点点头,继续进行今天的训练。

……

即使不上场,比赛时霸图的全员也都会到场。

张佳乐被打发去买水,恰好对面就是兴欣,张佳乐就堵了兴欣一队人要特价买水。

“行啊,莫凡闲着吧?”叶修挥挥手把莫凡打发去刷脸买水。

“要不我去吧?”乔一帆担心莫凡交流障碍。

“没事,记得多要点钱啊!”叶修一本正经地叮嘱莫凡。

莫凡没想要和飞机上见过一面的人来一场洒泪相见,木着脸点了点头带着张佳乐又钻回兴欣。

前台小妹嗑着瓜子头也不抬:莫哥又回来了?

莫凡掏出矿泉水瓶晃了晃,用脚踢了踢柜台旁边的箱子。

前台小妹依旧没抬头:水是吧,最贵的?又是叶哥教的吧。

莫凡内心os:兄die上道!

前台小妹把钥匙给莫凡,莫凡领着张佳乐去搬了一箱子水,吭哧吭哧地搬到霸图选手席。莫凡擦了把汗,起身向张佳乐伸手:“80”

张佳乐同样擦了把汗,二话不说拍掉莫凡的手:“卧槽莫凡你没事吧一箱水要八十?太贵了吧而且再怎么说也不会是整数吧?!”

莫凡:“108”

张佳乐:“叶修你大爷的。”

最后两人和平地以原价交易成功,张佳乐捂着钱包满脸痛心疾首。

莫凡撇撇嘴,回了选手席。

……

百花缭乱:叶修叶修叶修!

百花缭乱:君莫笑!

君莫笑:???今天不是黄少天叫我?

百花缭乱:你大爷的让莫凡跟我买水是个什么事啊!

君莫笑:莫凡闷葫芦不好讲价啊。

君莫笑:让他去能多挣点。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我去霸图参观的时候在飞机上遇见莫凡了。

百花缭乱:当时我以为他是未成年。

君莫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我就说莫凡问你的名字干什么哈哈哈哈

百花缭乱:那箱水……

君莫笑:我让莫凡买的是最贵的没错。

百花缭乱:为什么是苏打水???

君莫笑:哈哈哈哈遭报应了吧

君莫笑:店里就剩一箱苏打水了莫凡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百花缭乱:叶修你大爷!

君莫笑:莫凡最记仇啊哈哈哈哈

百花缭乱:………………

张佳乐一脑袋磕在桌子上试图死亡,又抬起头敲叶修:

百花缭乱:我要回K市,莫凡来嘛?

君莫笑:怎么,想破~镜~重~圆?

百花缭乱:怎么说话呢,乐爷我是不忍失足少年坠入魔爪

君莫笑:呦,心里过不去啊

君莫笑:莫凡已经走了,请了两天假。

……

因为碰到张佳乐了,莫凡就想着回一趟K市——虽然说在K市和在H市也没什么区别。

折腾完张佳乐的莫凡心情舒畅地回了上林苑,在门口叫住陈果:“要走两天。”

陈果揪住叶修让叶修帮忙翻译,叶修沉思良久,问:“要请假吗?”

莫凡自认为表达得够清楚,鄙视了两个人的理解能力,点了点头。

陈果一甩马尾辫,准了。

【乐莫】不曾奢望①

标题随心,ooc不可避免会有的。

是长篇,存稿也就几千(´⌒`。)

乐爷生日快乐!迟到抱歉……

是瞎想。

①莫凡握着鼠标在订票界面犹豫着是否订票。

正要按下左键,就见弹出来提示,票已售罄。

莫凡烦躁地抓抓头发,去订今天的最后一架班机。十二点。莫凡皱眉,订了票披了衣服便要出门。

半夜十点多的马路依旧被车灯照得明亮,莫凡被灯光照射颇不自在,戴上兜帽钻进近墙的黑暗。

飞机上莫凡拎着一瓶矿泉水在过道中挤着寻找自己的座位,半夜的班机空荡荡的,不巧莫凡身边的座位就坐了两个人 。

运气真不好。莫凡想着。

“诶说起来,大孙,转机要在H市要不要顺便去看看那个……啊不对不对,他已经退役了是吧……不对,他在建新战队吧,要不要看看去啊?”

神经病。莫凡低头戴上兜帽。

“时间不够,以后吧。”另一个人回答。

莫凡撇撇嘴,起身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反正没人坐。莫凡想着。

对于莫凡来说,飞机旅行是很枯燥的。前排两个人一直在聒噪地说个不停,莫凡把玩着手里的账号卡有心剁了俩人。

“诶大孙,刚刚那个人呢?”

“不知道。”

“我感觉……我好像有了心动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吗大孙!”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屁啊!三年血赚,死刑不亏!不过现在未成年也一个人坐飞机了?”

“也不一定是未成年吧……再说你也没多老啊。”

莫凡一拳捶在前排靠背上。妈的个子矮怎么就未成年了。

“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我看看啊……卧槽这么晚了!应该快降了吧……晚点了?不是吧又来!”

“每次和你坐飞机没一次不晚点的……”

“大孙,队友爱呢!”

莫凡挑眉,对于这事喜闻乐见。

……

孙哲平是被张佳乐的夺命连环call从B市赵欢到H市陪张佳乐去Q市的。

听起来可能有点绕,不过张佳乐以“如果只有我一个说不定能突降暴雨,所以还是来帮我加点幸运吧。”的借口硬生生吧孙哲平叫来了。其实只是想要蹭机票吧。孙哲平看透了一切,二话不说定了机票。

“经济舱,经济舱就够了。”

“没票了,午夜档?”

“行啊,大孙你带多点钱,去Q市顺便玩呀!”

我就知道如果不是坑我你也不会用运气来说自己。孙哲平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把现金和卡统统锁进柜子净身出户。

张佳乐:……

张佳乐也没想要孙哲平带钱,领着孙哲平转转悠悠玩了半个晚上,才一起去了机场,正遇上检票。

和孙哲平聊了半天,张佳乐旁边的座位坐下一个拎着水的清秀少年,感叹着“叶修退役了也不消停”的张佳乐看了莫凡几下强行收回了视线。

张佳乐咽了一口口水:“大孙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

【all莫】关于莫凡同志的的一些日常生活⑤

王杰希:莫凡你看看微草……

莫凡:不好。

王杰希:好吧其实我也没想要你。

莫凡:太好了。

王杰希:按套路不是这样……

莫凡:不要!我想去!

王杰希:md太假了……

莫凡: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