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河今天还是没能产出

是个男孩子
主页为大多数人的雷区,慎。
只想啃粮无心产粮
让我想想怎么抹掉黑历史

【乐莫】不曾奢望③

这里能看到评论者但看不到具体内容qwq真的特别谢谢喜欢!!!

命运又一次被拉出来顶了锅。

莫凡和同座的张佳乐在几千米高空相看两厌。

“那个……抱歉啊,上次说你身高。”

道歉驳回。莫凡面无表情地想。

张佳乐也不自讨没趣,拿了袋瓜子嘎嘣嘎嘣地吃。又给莫凡倒了些。

莫凡挑挑眉,拿了瓜子道:“水。扯平了。”

张佳乐:我从未见过如此xxxx之人。

张佳乐是真的没想到莫凡和他走的是同路。路灯下的两个身影一同向K市的gay吧。

张佳乐忍了一路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莫凡你是去?”

莫凡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张佳乐:“找人。”

张佳乐眼神越来越怪异:“前面是gay……”然后他看见莫凡推开了gay吧的大门。

张佳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莫凡!

莫凡贴心地帮张佳乐开着门,张佳乐甩甩头发,视死如归地跟上去。

莫凡是找认识的人来卖装备的,在兴欣待了几个月都没抛售过材料,手里屯了大堆的材料和装备。兴欣明令禁止拾荒,莫凡就用叶修给的号和叶修半夜蹲网吧拾荒。

叶修当然无所畏惧,和莫凡狼狈为奸坑害各大公会。

不过联赛开始,叶修就收了卡,把材料转到主号上就禁了莫凡的本职工作。

卖装备之类的事其实线上就可以办,但由于毁人不倦的特殊性,愿意作中介的只有一家,并要求真人交易。

因此莫凡才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工作室地址在gay吧的楼上。

莫凡面无表情地穿过人群,看着游刃有余地应付工作人员的张佳乐突然没由来地烦躁。

这边张佳乐见莫凡越走越远,赶紧跟上。

莫凡敲开工作室的门,张佳乐气喘吁吁地从楼梯上爬起来。

“你?”莫凡问。

张佳乐左右看看,指了指自己:“我?”

莫凡皱眉:“……你干什么。”

张佳乐噗地笑了:“我家住这儿。”

张佳乐拿出钥匙开了隔壁的门:“等会儿可以来找我。”

莫凡没想到什么拒绝的理由,点了点头进了工作室的门。

张佳乐关上门摇了摇脑袋。

每天在gay吧进进出出可能是被灌输了点奇怪的东西。张佳乐躺在床上,捂着眼睛想。对莫凡,有点太在意了吧。

……

莫凡敲门,散着头发的张佳乐给莫凡开了门。

莫凡盯着张佳乐的胸,又盯到喉结,再盯到裤裆,不确定地问:“张佳乐?”

张佳乐额头青筋一跳:“不是我是谁?没见过长头发男人?”

莫凡正色:“抱歉。”没见过住在gay吧楼顶的长头发男人。

张佳乐有心一拳捶前面的人脸上,捏着拳头让开路叫莫凡进门。

莫凡看着张佳乐粉红色的百花队服欲言又止。

“住在这里?”为什么?

张佳乐表示理解意思:“当时这里便宜,后来懒得换了。”

莫凡点头,心里依旧对张佳乐的性向持怀疑态度。

张佳乐:其实我也对自己的性向持怀疑态度。

【乐莫】不曾奢望②

前文点头像吧,主更这个√

又名,老乡之间的情谊(什么


莫凡在越来越不愿意与人交流后听觉,记忆和视力越来越好。


所以在叶修用大屏幕看张佳乐转会的新闻时,莫凡才能极快地想起是在哪里见到的这个人。


“张佳乐?”莫凡问叶修。


“是啊。”叶修奇怪莫凡为什么问。


莫凡点点头,继续进行今天的训练。


……


即使不上场,比赛时霸图的全员也都会到场。


张佳乐被打发去买水,恰好对面就是兴欣,张佳乐就堵了兴欣一队人要特价买水。


“行啊,莫凡闲着吧?”叶修挥挥手把莫凡打发去刷脸买水。


“要不我去吧?”乔一帆担心莫凡交流障碍。


“没事,记得多要点钱啊!”叶修一本正经地叮嘱莫凡。


莫凡没想要和飞机上见过一面的人来一场洒泪相见,木着脸点了点头带着张佳乐又钻回兴欣。


前台小妹嗑着瓜子头也不抬:莫哥又回来了?


莫凡掏出矿泉水瓶晃了晃,用脚踢了踢柜台旁边的箱子。


前台小妹依旧没抬头:水是吧,最贵的?又是叶哥教的吧。


莫凡内心os:兄die上道!


前台小妹把钥匙给莫凡,莫凡领着张佳乐去搬了一箱子水,吭哧吭哧地搬到霸图选手席。莫凡擦了把汗,起身向张佳乐伸手:“80”


张佳乐同样擦了把汗,二话不说拍掉莫凡的手:“卧槽莫凡你没事吧一箱水要八十?太贵了吧而且再怎么说也不会是整数吧?!”


莫凡:“108”


张佳乐:“叶修你大爷的。”


最后两人和平地以原价交易成功,张佳乐捂着钱包满脸痛心疾首。


莫凡撇撇嘴,回了选手席。


……


百花缭乱:叶修叶修叶修!


百花缭乱:君莫笑!


君莫笑:???今天不是黄少天叫我?


百花缭乱:你大爷的让莫凡跟我买水是个什么事啊!


君莫笑:莫凡闷葫芦不好讲价啊。


君莫笑:让他去能多挣点。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我去霸图参观的时候在飞机上遇见莫凡了。


百花缭乱:当时我以为他是未成年。


君莫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我就说莫凡问你的名字干什么哈哈哈哈


百花缭乱:那箱水……


君莫笑:我让莫凡买的是最贵的没错。


百花缭乱:为什么是苏打水???


君莫笑:哈哈哈哈遭报应了吧


君莫笑:店里就剩一箱苏打水了莫凡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百花缭乱:叶修你大爷!


君莫笑:莫凡最记仇啊哈哈哈哈


百花缭乱:………………


张佳乐一脑袋磕在桌子上试图死亡,又抬起头敲叶修:


百花缭乱:我要回K市,莫凡来嘛?


君莫笑:怎么,想破~镜~重~圆?


百花缭乱:怎么说话呢,乐爷我是不忍失足少年坠入魔爪


君莫笑:呦,心里过不去啊


君莫笑:莫凡已经走了,请了两天假。


……


因为碰到张佳乐了,莫凡就想着回一趟K市——虽然说在K市和在H市也没什么区别。


折腾完张佳乐的莫凡心情舒畅地回了上林苑,在门口叫住陈果:“要走两天。”


陈果揪住叶修让叶修帮忙翻译,叶修沉思良久,问:“要请假吗?”


莫凡自认为表达得够清楚,鄙视了两个人的理解能力,点了点头。


陈果一甩马尾辫,准了。


【乐莫】不曾奢望①

标题随心,ooc不可避免会有的。

是长篇,存稿也就几千(´⌒`。)

乐爷生日快乐!迟到抱歉……

是瞎想。



①莫凡握着鼠标在订票界面犹豫着是否订票。


正要按下左键,就见弹出来提示,票已售罄。


莫凡烦躁地抓抓头发,去订今天的最后一架班机。十二点。莫凡皱眉,订了票披了衣服便要出门。


半夜十点多的马路依旧被车灯照得明亮,莫凡被灯光照射颇不自在,戴上兜帽钻进近墙的黑暗。


飞机上莫凡拎着一瓶矿泉水在过道中挤着寻找自己的座位,半夜的班机空荡荡的,不巧莫凡身边的座位就坐了两个人 。


运气真不好。莫凡想着。


“诶说起来,大孙,转机要在H市要不要顺便去看看那个……啊不对不对,他已经退役了是吧……不对,他在建新战队吧,要不要看看去啊?”


神经病。莫凡低头戴上兜帽。


“时间不够,以后吧。”另一个人回答。


莫凡撇撇嘴,起身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反正没人坐。莫凡想着。


对于莫凡来说,飞机旅行是很枯燥的。前排两个人一直在聒噪地说个不停,莫凡把玩着手里的账号卡有心剁了俩人。


“诶大孙,刚刚那个人呢?”


“不知道。”


“我感觉……我好像有了心动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吗大孙!”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屁啊!三年血赚,死刑不亏!不过现在未成年也一个人坐飞机了?”


“也不一定是未成年吧……再说你也没多老啊。”


莫凡一拳捶在前排靠背上。妈的个子矮怎么就未成年了。


“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我看看啊……卧槽这么晚了!应该快降了吧……晚点了?不是吧又来!”


“每次和你坐飞机没一次不晚点的……”


“大孙,队友爱呢!”


莫凡挑眉,对于这事喜闻乐见。


……


孙哲平是被张佳乐的夺命连环call从B市赵欢到H市陪张佳乐去Q市的。


听起来可能有点绕,不过张佳乐以“如果只有我一个说不定能突降暴雨,所以还是来帮我加点幸运吧。”的借口硬生生吧孙哲平叫来了。其实只是想要蹭机票吧。孙哲平看透了一切,二话不说定了机票。


“经济舱,经济舱就够了。”


“没票了,午夜档?”


“行啊,大孙你带多点钱,去Q市顺便玩呀!”


我就知道如果不是坑我你也不会用运气来说自己。孙哲平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把现金和卡统统锁进柜子净身出户。


张佳乐:……


张佳乐也没想要孙哲平带钱,领着孙哲平转转悠悠玩了半个晚上,才一起去了机场,正遇上检票。


和孙哲平聊了半天,张佳乐旁边的座位坐下一个拎着水的清秀少年,感叹着“叶修退役了也不消停”的张佳乐看了莫凡几下强行收回了视线。


张佳乐咽了一口口水:“大孙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