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河十八弯

⚠️⚠️我不是姐妹⚠️⚠️
X77FE0355F@163.com
世无知己,不入世
不及先辈,不自信
未见至理,不停声
不到黄河,不死心
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
年更选手,一戳一蹦跶
善用讽刺,阴阳语满级
如果文有bug请不要客气狠狠骂醒我!

【all莫】劫富济我②

忍不住忍不住,去他的剧情连贯性吧,我要写打劫!海盗pa不打劫对不起这么爽的设定!

和①中间相差三次出海

自暴自弃地给自己打上了装x向的标签。

——————————

莫凡缩在桅杆下的阴影里,把一卷结实的绳子从甲板下掏出来。

莫凡在刀柄上缠了一圈麻绳,把弹药装好再检查两遍,觉得差不多了便通通拿绳子串起来,挂在身上。

然后从酒桶旁边抽出块疑似抹布的布料,把仅剩的一段绳子用在这块大灰布上,牢牢固定在身上就差不多是件斗篷。

上贼船三个来月,就连莫凡那亿身作案的行头都被抬走还钱支持海盗事业去了,这年头还没有入股这说,叶修就口头赞扬了一下,表示一定要重用莫凡,让莫凡吃香喝辣前途无量。

结果莫凡上了船才知道这帮海盗选头子还tm是民主投票的。真·空手套白狼。

现在莫凡勉强凑够了一身装备,就等着夕阳落下去了。

远远能看到那艘三桅帆船的影子,在斜阳下颇为悠闲地行驶着,于是兴欣号也不紧追,只是远远地吊在后面,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敌意。

这艘船上据说是一批从新大陆运往欧洲的烟草,而事实上,叶修打探到这艘船上除了烟草还有临时在港口加入的一批黄金。本来只有港口的人、买卖双方还有船上的人知道,但叶修说他有自己的信息渠道。

没有人去质疑,因为船长给的报酬足够优渥,不同于一般的分赃方法,叶修承诺的是按天计费,无论有无收获,而不巧这笔钱又十分巨大,堪比几大海盗团报酬的一半了。

能被兴欣捡到的都是大团挑剩下的,这回报可算是把直接诚意拉满了,自然能吸引到足够的肯卖命的人。

正是因为这一批临时加入的黄金,这艘三桅帆船已经到了超载边缘,既然获得了巨额的利润,就要相应地损失速度,增加风险。

恰好兴欣号是一艘双桅纵帆船,以灵活著称,天生克制满载的货船,何况这还是艘超载的。

而行动中的不确定因素就是对方既然敢走这条海盗出没最频繁的航线,必然带足了战斗力。对方的船上至少一百五十人,而兴欣号由于成立尚短,只有……五十人勉强驾驶。

当然,对方的三桅速度也不慢,虽然现在受货物所累,速度落后于兴欣号,灵活性更远远比不上双桅帆船,但兴欣号吃亏的地方就是己方这批杂鱼水手的水平实在不够看,人数又少,马失前蹄的可能依旧不可忽视。

火炮数量和炮手质量不出意外也处于劣势,除非对方利欲熏心把火炮都换成了同等质量的金子。

无论拼火力还是接舷战,兴欣号都毫无胜算。即使追得上也要冒极大的风险才能吞下战斗的胜利。

所以兴欣号派出了莫凡。

莫凡不知道叶修是怎么得知对方船上有海军学校毕业生做保镖,又如何得出斩首行动成功率高的结论的,但莫凡性格如此,也没多嘴,接了任务就开始等待时机。

天色暗下来,兴欣号没有选择点灯,而是摸黑跟着遥远的那一簇亮光。

小船被放下来,莫凡摇起桨,追上目标。

等莫凡终于到达船下时,最后一丝阳光也消失了。

星河灿烂,月光黯淡,正适合莫凡作案。

莫凡甩了甩酸痛的臂膀,在水流的帮助下被吸到大船下。

即使吃水比正常情况下深了不少,但船舷离水面的距离依旧遥远,而莫凡已经没有时间寻找可能的绳梯。

所以莫凡从船里掏出一卷钩爪,然后把兔脚挂在身上。

莫凡在摇晃的小船上缓缓靠近目标,看准时机奋力把钩子甩出去,在围栏上绕了几圈。莫凡拉了拉绳子,那尖锐的钩子就嵌进木头里,稳稳固定在了沉睡的货船上。

小船已经到了足够危险了距离,势不可挡地快速冲向坚固的大船。

莫凡无暇顾及脚下哀嚎的小船,把船桨立在小船上,深吸一口气,纵身跳上船桨的顶端。

在这种情况下,一人一桨根本无法坚持住,莫凡刚刚提起身形,船桨就有了倾倒的趋势。

但莫凡心里有数,拉着绳子移动重心,让船桨勉强斜立住一瞬,借着手上的绳子和脚下的桨头,向着上方一跃而起——

——绳子在手上卷起来,船桨彻底落入水中,小船在挣扎几次后撞向了三桅帆船,在吃水线处撞掉了船底,被海浪吞没。

莫凡飞在空中,在最高点处抓紧身边的绳子,随着绳子荡向大船。

莫凡可不想像船一样粉身碎骨,虽然不懂卸力或者是能量转换之类的东西,但莫凡凭着经验找好了落脚点,几下狼狈的翻滚和奔跑,硬是借着冲击又提升了一段高度。

接下来的行动就比较枯燥了,莫凡手上抓着绳子,脚下蹬着船身,就这么爬上了甲板。

虽然摇晃潮湿的船身给攀爬造成了极大的障碍,但莫凡早早在鞋底打上了钉子搞出了类似钉鞋的东西。

莫凡可不会对船身上一溜小洞产生什么类似于愧疚的心理,翻上甲板,轻轻落地,把钉鞋扔在一边,从怀里掏出普通的长靴换上。

然后剪断了绳子,把钩爪回收,从桅杆下找到了一捆结实的绳子,又制作了一副钩爪。

莫凡先对整艘船进行了完全的搜查,躲过寥寥几名还在活动的水手,发现了烟草、黄金、甚至还有十箱棉布。

夜已深了,即使有醒着的水手也是兴致缺缺昏昏欲睡,托这艘船结构复杂照明不好的福,莫凡躲在大片大片阴影里行动,在船舱上下都安放好自制的烟玉。

等船里上上下下都弥漫着浓郁的烟雾后,莫凡大摇大摆地闯进了船长室,一个从东亚人那里学来的拔刀术,把船长的喉咙和下巴自上而下一起劈开,然后趁着刚毕业的指挥官还没反应过来时,变为横切,切开了年轻人的胸膛。

但年轻人还是在弥留之际惨叫出声。

莫凡没理会骤然响起的混乱声音,烟玉已经用完了,船长室里的雾气还没积攒起来,于是莫凡把斗篷解下来,藏在船长的书桌里,一个意气风发的海军毕业生就出现在船长室里。

莫凡不知道下面的年轻人醒来后急急忙忙要去救援指挥官却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翼而飞后会作何感想,也不会在意这种小事,抓紧时间调整好情绪,在自己身上抹上船长和指挥官的血迹,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等焦急的船员们跌跌撞撞地在雾气里破门而入时,先看到的就是尸体和角落瑟瑟发抖的可怜船员。

水手长把伪装好的莫凡扶起来,所幸这些毕业生和原本的水手之间并不熟悉,淡淡的雾气又阻挡了视线,水手长完全没觉得不对劲,只是暗暗鄙视这些毕业生的心理素质。

雾气越发浓郁,被吓成鹌鹑的“优秀毕业生”颤抖着,挡住了双手的动作。

水手长被刺穿喉咙后连呼救都来不及,喉咙“嗬嗬”响着,只是根本无法穿透风声、水声和混乱的脚步声。

莫凡把对方扶到墙壁上靠着,披上斗篷,抽空又割断了几个船员的喉咙,在门边等着这些船员一个接一个地撞在莫凡的刀上。

感谢雾霭,等到后面的船员发现不对劲时,莫凡已经杀够了人,水手长的尸体在颠簸中混进了满地流着血的船员尸体里,莫凡也和这些船员擦身而过。

脱困的莫凡直奔弹药库,路上经过木匠的床铺还顺走了木匠的工具箱,莫凡拖着一门炮躲进去,用火炮顶住门,把门草草地拿钉子钉死,把墙上的木板掀开露出外面的夜色,用拆下的木板把能固定的地方都固定住,探出身子,如法炮制地甩出钩爪,再次攀上甲板。

兴欣号的轮廓影影绰绰地出现在视线里,在船上漫起雾气时兴欣号就行动了,等三桅船上的观察手终于发现不开灯的兴欣号时,兴欣号已经进入了有效射程,横过船身。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莫凡也放下小船,溜回了兴欣号,享受自己的加餐。

在三桅帆船上的炮手们拿不到弹药急得团团转时,兴欣号已经得到消息,放弃开火,拉近距离转成接舷战。

兴欣号这边早有准备,打得混乱的商船措手不及。

对方的船上也不乏有血性的汉子,但这艘船的船员组成很有意思,原来的船员看不上毕业生,毕业生也看不上这群下等人,于是当甲板上的战斗解决后,兴欣号的船员打到弹药室门口时,两方还在辩论要不要炸了弹药室同归于尽。

这次兴欣号连弹药都没损失就收获了整整一艘船,船和船上的货物都被这支新队一口吞下。叶修不得不提高了薪酬,以防船员见财起意,造成暴动。

这次还收获了十个俘虏,正好填补上了战斗损失的船员。于是叶修留下十五人和五个俘虏维持兴欣号的正常运行,苏沐橙担任船长,又带着剩下的三十人——二十五名船员、五名俘虏登上三桅帆船,勉勉强强到达了附近的海盗岛,才招募到了合适的人手。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不管是堪称无伤的大获全胜还是凭借远远不够最低操纵人数的船员把船开动并成功获得补给。

莫凡当然是首功,一口气杀了二十人,干掉了对方所有指挥,直接造成混乱,摧毁敌人心理防线……已经成了海盗中一个新的传奇。

而这个传奇正在酒馆里被灌得七荤八素,倒在两位船长的身上,絮絮叨叨念着自己还没杀过人……

————————————

决定了!既然我选不出来什么CP那就all莫!

为什么一股……爽文风???

【all莫】劫富济我①

全职高手all莫

背景:十八世纪加勒比海+〝全世界都在说中国话〞这种不讲理的私设

——————————

莫凡把脸从木桶里抬起来,面如金纸。

身上的衣服被汗水和海水打湿后黏在后背上,对酸软的四肢来说实在沉重,而被太阳晒过后的海水和汗水遗留下的盐粒则霸占了身体上少有的干燥区域,把皮肉磨得生疼。

海水的腥味和呕吐物的酸臭混合在一起,冲进鼻腔,莫凡面色一变,扶着木桶边缘的铁圈继续大吐特吐。

远处混乱而热闹的酒吧里歌舞升平,尖叫、音乐、杂乱的碰撞声还有粗鲁的叫骂随着海风穿过沙滩和热带的植物传到莫凡的耳朵里,在混乱的脑袋里横冲直撞,让莫凡整个人都变得暴躁起来。

身边高大的海盗甩着手上的酒瓶,在莫凡身周摇摇晃晃地转着圈,附身仔细看一看莫凡的动作,又夸张地捏着鼻子向后仰去。

“你怎么能吐这么多啊?还非要抱一个桶,看看都快装不下了。吃了多少东西啊这是……怪不得我们这次返航晚了这么久。看不出来你这小身板还挺能吃,厉害啊!”

不说就这点东西对航速的影响完全不必考虑,能吃也绝对称不上厉害,就说莫凡吐的虽然着实不少,但其中还包括了胃液、胆汁、失足落水时灌下的海水,甚至其它海盗遗留下来的不明液体,还有不少寄居其中突然飞来横祸惨死当场的海生物。

但莫凡现在一句辩解也吐不出来,海船上的颠簸直到现在还有后遗症,满眼天旋地转,就连声音都忽大忽小,不仅大腿往下的部分跪得失去了知觉,双手都要撑不住木桶,旁边还有个海盗一直嚷嚷。

这海盗被留下来看着莫凡这个新入伙的家伙,顺便展开精神攻击,刚刚还在似模似样地点评莫凡吐的姿势,要求莫凡吐得好看一点,虽然莫凡不知道要怎么吐才叫好看,但至少这样心平气和的单方面对话要比对方现在自顾自地唱歌要好一点,现在对方已经甩着马尾辫摇头晃脑地歌唱星空,从什么狮子座一直嚎到水里的海星座,莫凡不懂这些东西,只觉得自己已经眼冒金星了。

莫凡眨眨眼,强行排出眼睛里的“星辰大海”,怒视这个被称作包子的海盗。

当然,包子身上被加勒比的阳光染成古铜色的坚实肌肉和莫凡一身苍白的瘦肉完全没有可比性,前者现在叉着腰,挂着松松垮垮的外套,袒露胸膛面对海风,后者只能裹着繁琐的贵族礼服,在散发着恶臭的木桶边上摇摇欲坠,面若金纸,形销骨立。

刀和火枪就在一边,莫凡连转动眼珠的精力都不想浪费,只觉得天高地阔,涛声汹汹,阳光明媚,是良辰吉日,正适合把胃吐出来祭天,不如吐个干净一了百了。

待到一杯清水下肚,莫凡终于踩着飘摇的步伐站了起来,跟着包子——在包子手里武器的威胁下,向着酒吧的方向走过去。

——莫凡本来好好地在他的港口生活着,有钱了就找个地方窝起来享受生活与阳光,没钱了就蒙个脸,在大街上随机劫富济贫。

不同的是,同行都是小偷小摸,只有莫凡一个人,到处抢劫,还嚣张地对受害者予以点评。

陆地上的莫凡可以是车夫,可以是乞丐,可以是拎着手杖的绅士,甚至可以是衣着华丽的贵族小姐,虽然妓女还没试过,但如果就这么干下去应当还是有一定机会的,在各大街道上游荡。

而莫凡行动时则只有一件灰扑扑的斗篷,来自城里倒霉的盗贼,他从各种意想不到的地方窜出来,脱掉伪装,直取目标。

莫凡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自己在打探情报这方面着实令人心碎,如果可以,自己也不会被逼上兴欣这条贼船。

海上的莫凡,只是一个晕船的菜鸟水手。

唯一的特长就是很能吐。

莫凡浑浑噩噩地被拉到酒馆,又迷迷糊糊被女海盗拖到沙滩上坐小船。

“不用……训练。”莫凡气若游丝地表示反对,毫无说服力。

“可是你晕船。”苏沐橙眨眨眼。

“那就把我、送回去。”

“看情况咯!”苏沐橙把船推到水里。

莫凡扒着船舷,试图反抗,随后一把刀被放在他面前:“回去。”

莫凡抬头,苏沐橙回以一个和善的微笑,在莫凡惊恐而无力的目光中推着小船趟着水跑到深水处,拎着船桨一跃跳上小船。

所幸苏沐橙体重轻,动作也轻盈,落在船上没造成什么地动山摇的效果,只是让小船象征性地摇了摇。

但就是这点摇晃也让莫凡脸色苍白,看起来又有了呕吐的欲望。

苏沐橙好心提醒莫凡:“叶修——就是船长,让你准备准备三天以后去救个人。”

莫凡眼色阴郁,冷冷地盯着苏沐橙。

但这点眼神还吓不倒早就名扬七海的女海盗,苏沐橙视若不见,自顾自招呼一声就划开了水。

小船摇了摇,推开海浪,稳稳向着海洋深处驶去。

莫凡这时就顾不上再寻仇或者抗议了,几天前在船上飘摇的记忆又随着晕眩涌上喉头,但莫凡不愿在苏沐橙面前露怯,生生忍住。

叶修派苏沐橙未尝没有这层考虑,大多数人都会不自觉地善待美女,在美女面前总有很强的表现欲,但美女是不是需要被特别关照就另当别论了。

况且凭借苏沐橙的能力,作为莫凡的启蒙教师还是很合适的。她懂得循序渐进,也深谙用人之道,论实力更是海盗中的裒然者,这要是再治不了莫凡,那兴欣也可以考虑放弃莫凡了。

等莫凡勉强适应了还算平稳的小船后,在苏沐橙的提议下跟着苏沐橙开始欣赏水下的珊瑚。

珊瑚、鱼、水藻,还有白色的泡沫,明灭的波光,映在莫凡的眼睛里。

那双眼睛曾经见过砖瓦房屋,见过车水马龙,见过腐烂的鱼虾和自暴自弃的人躺在一起,见过人们的粗鲁也见过人们的体面,而独独没见过海。

不是污浊的、挤满了帆船的海。

而是在阳光下,一望无际,辽远无边,有水花的激越与暗潮的生机,有深沉与苍茫,有清澈与灵动,冲撞着黑色的礁石,震耳欲聋,也孕育着色彩,暗藏生机,与天共色,反射着加勒比灿烂的阳光,翻涌着黄金与酒与自在快活。

莫凡为其着迷,以至于摇摇欲坠。

苏沐橙眼疾手快把莫凡拉了回来,避免了让某人一头栽进海里的惨剧。而莫凡还是傻傻的样子,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投入蓬托斯的怀抱。

苏沐橙几乎要相信美人鱼会引诱水手走向死亡的传说了。幸好莫凡及时干呕一声,保护了苏沐橙岌岌可危的唯物精神。

该吐的莫凡刚才就吐完了,现在也感觉轻松多了,如果不是刚才被苏沐橙感染自不量力地看海底世界,莫凡也不至于被光线混乱的折射与反射晃得这样狼狈。

如果可以,莫凡绝对不想再尝试感受一次波光明灭的没,但苏沐橙似乎受此启发,试图以此锻炼莫凡的抗晕眩能力。

莫凡无法拒绝女海盗的请求,不管是脸蛋还是刀。

两人遥遥沿着海岸线绕岛转了半圈,亚热带的小岛并不大,比不上拿骚的热闹也比不上拿骚的出名,两人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酒吧。

莫凡身心俱疲,纵使肚子空空,也完全不想尝试海盗们富有想象力的诡异食物,何况他脆弱的消化系统已经经不起任何摧残了。

兴欣号的投资人贴心地提供了粥,莫凡在半个酒吧的目光中被迫接受了那糟糕的卖相,揣着翻涌个不停的胃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曾经霸占过港口最大酒店的床的抢劫者挑剔地对小岛上的住处的装潢进行点评,但还是在头晕目眩中沉沉睡去——也可能是晕了。

总的来说,莫凡对来之不易的陆地生活还是很珍惜的,誓要抓紧一切脚踏实地的机会。

所以当第二天莫凡在海面上醒来时,有千百句脏话想骂,甚至都都想不出该从哪一句开始。

——————————————

看小说(我的一天有48小时)还有三刷加勒比海盗一时上头而产生的海盗pa……天知道我现在还在考试Orz——所以只有不到三千字,依旧是故事线极长但后续遥遥无期的连载。

Q:请问各位的入宅番是?我是魔法少女小圆,问就年轻。

暴露年龄的时候到了!暗杀教室,改名三年E班

Q:用“我被困住了”为开头写一个故事?

我被困住了。

我不向往天,也不向往地,不向往生,更不向往死,不向往海阔天空的自由,也不向往无人能挡的自由。

我困于生活。

而我心甘情愿。

我被残忍困住,也被温柔困住,本质都相同。

我被困住了。

我看着外面的人自由、快乐、疯狂。

我再看看自己,嘿,我也能。

行了,还说什么。

我是外,我也是里,我被困住了,你们也被困住了。

谁都被困住了。

我是我。

你也是我。

Q:给自家狗子征名,不要旺财谢谢

“你妈”

别人骂你,你就笑,或者反骂回去:

“cnm!”

“???你喜欢我家狗???口味重。但我不歧视的,我支持你,爱情是自由的!不过再想也别吼出来吧……你.妈会害羞的。别冲动!人有人权狗有狗权qj绝对不可以!就算你发情也要顾及你.妈的感受啊!等等,我家狗才多大啊?你炼铜!”

卢爹穿的果然是棉袄吧!

大概图源水印?

想了半天还是选了猫……我实在是啥都不怕啊

因为现在凶猛动物毒物甚至狗都有一定保护措施

但是猫没有,猫狗平权(什么)。

Q:最讨厌哪一个网络常用句式?(例:xxTa不香吗?

说不上最讨厌,但更讨厌的热评都有就说说这个

“姐妹”以及“兄弟”

不止因为我是男的,我还想问问各位:有这么亲吗?对方想跟你亲吗?

这么说很冷漠 ,但我真的想说:你缺爱,关我屁事。

你至少要看看是什么时候,关系本来就亲密那你可以用在日常生活,或者玩嗨了蹦出来一句那这就是是能拉进双方距离的词,但不代表我可以接受被自己不在乎的人强行创造一个对方也不在乎的关系。

干什么?绑架谁啊?

言语冲动,逻辑混乱,抱歉。